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下第一_ 114 包间,混战

时间:2021-06-02 14:3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抚琴的人小说天下第一 114 包间,混战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月光KTV,某包间。

    陈冬提着礼盒推门进去,包间里果然就王莹一个人。

    王莹坐在沙发的正中央,明显是特意打扮过的,身上穿着白sè的蓬蓬公主裙,头上还戴着一顶闪亮的皇冠,再配上她那张本就精致的、化了淡妆的脸,看上去真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白雪公主。

    就连陈冬都忍不住眼前一亮,王莹今天晚上确实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喜欢王莹,可不就是被她的外表迷上了吗?

    单论颜值,王莹真没话说,虽然比肖潇差了一点,但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看到陈冬进来,王莹也站起身,微笑着说:“你还挺准时的!”

    陈冬说道:“是啊,请了假嘛,当然准时!”

    陈冬走过去,将礼盒递给王莹:“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王莹也不知道礼盒里面装了什么,不过只要是陈冬送的,她都喜欢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王莹十分欣喜,将礼盒收下了。

    包间里面有彩带、有气球,墙上贴着Happybirthday,明显是服务生布置的。

    茶几上还摆着一块水果蛋糕,蜡烛也插好了。

    陈冬摸出打火机来挨个点燃,然后轻轻唱了起来: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一曲完毕之后,王莹闭上眼睛许了个愿,接着“呼”一声将蜡烛吹灭了。

    陈冬“啪啪啪”地鼓起掌来,再次大呼一声:“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只有陈冬一个人陪王莹过生日,所以他尽量整得热闹一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王莹有些羞涩,她很享受这种二人世界,想到一会儿可能发生的事,脸上飞起两片红霞,接着问道:“我能现在拆礼物吗?”

    陈冬笑着说道: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王莹便动手拆起了礼物。

    其实王莹没抱多大幻想的,虽然她知道陈冬挺有钱,但大家毕竟只是高中生,能送几十或上百的礼物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心意啊,只要是陈冬送的,哪怕只是一片树叶,王莹都会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但她拆开礼盒之后,还是被震到了。

    竟然是迪奥“魅惑清新”系列100ML装的香水!

    王莹家境不错,平时就喜欢研究一些大牌,知道这瓶香水怎么也得一千块钱左右。

    作为高中生,哪怕是富二代,这样的礼物也够贵重了。

    又不是电视剧里的豪门,动不动就送跑车、别墅?

    难道还不能说明自己在陈冬心里的地位吗?

    看到这瓶精致的香水,王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,眼泪也“啪嗒”“啪嗒”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冬当然吓了一跳,连忙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王莹抽泣着说:“没事,我就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高兴怎么还哭上了。”

    陈冬笑着,抽出纸巾递给王莹。

    “喜极而泣,你不懂吗?”

    王莹轻轻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接着,王莹又说:“我想现在就试用下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送给你啦,你想什么时候用都行。”

    王莹小心翼翼地将香水拿出来,撕开外表的包装后,“呲呲”两下喷向空中。

    “啊,你干嘛?”陈冬大吃一惊,心想王莹怎么还浪费呢,不往自己身上喷,反而给空气喷?

    “土老帽!”

    王莹轻轻笑骂了声,走到刚才喷过香水的地方,张开双臂在原地转起圈来。

    香水喷出的气雾飘飘扬扬、缓缓落下,尽数沉在王莹的头上、肩上和身上。

    “还能这么玩啊!”陈冬当然目瞪口呆,他一直以为香水是直接往身上喷的。

    “香吗?”王莹伸出一只白皙的手,递到陈冬的鼻子下面。

    陈冬没想太多,直接深吸一口。

    “真香!”陈冬由衷地说。

    大牌就是大牌,和那些劣质香水真的不一样,既不刺鼻、也不呛人,反而柔柔顺顺,让人从里到外都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家卖那么贵!

    “我好看吗?”王莹提着裙子,轻轻地转了个圈,像跳芭蕾舞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陈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王莹一脸期待地看着陈冬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王莹无论暗示还是明示,都已经问过好多遍了。

    陈冬也答过好多遍了。

    但王莹好像就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陈冬虽然没有说话,但一脸无奈地看着王莹。

    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王莹明白陈冬的意思了,一张满是期待的脸渐渐黯淡下来,一双眼也微微红了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从王莹邀请陈冬一个人过生日开始,陈冬就知道王莹想干什么了,对这一幕也有心理准备,但他仍不知道怎么应对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。

    这事没法安慰,说再多也是扯淡。

    “还是喜欢肖潇?”王莹问道。

    陈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你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也还是喜欢她?”

    陈冬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终于忍不住了,眼泪“啪嗒”“啪嗒”地掉下来,她的眼睛本来就大,显得眼泪也更大了,好似山洪泄出一般,哗啦啦地淌满整个脸颊。

    陈冬有点慌张,赶紧拿来纸巾说道:“你别哭啦,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冬还没说完,王莹猛地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啊!”王莹哭泣着,捶打着陈冬的肩,“你以前明明喜欢我的,怎么说变心就变心了!变心也就算了,肖潇确实比我优秀,我也不嫉妒她,但你们明明不可能啊,肖潇她爸不同意你们在一起,你们也已经分手了,怎么就那么死倔呢,怎么就不能睁开眼看看身边的人?”

    搁在平时,陈冬肯定把王莹推开了。

    可王莹哭得这么凶,他还真有点不忍心,只能呆呆站着一动不动,等王莹冷静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王莹终于慢慢冷静下来,但还是趴在陈冬的肩膀上轻轻抽泣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回不去了?”王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冬知道,王莹想回到最初他喜欢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那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陈冬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仍旧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王莹终于不再哭了,长长地叹了口气,正想说点什么,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“送你们个果盘哈!”一个服务生笑呵呵说着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莹赶紧站直身体,把脸转到一边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陈冬依旧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只想赶紧过完这个生日,问问肖潇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服务生把果盘放在桌上,一转身,“不小心”把茶几上的酒碰倒了,酒水“哗啦啦”淌在王莹的裙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王莹叫了一声,连忙往后退去,这条裙子是大牌货,价值好几千块,平时她都舍不得穿,今天和陈冬过生日才穿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服务生一脸慌张,赶紧拿了纸巾给王莹擦。

    那可是裙子啊。

    一双手免不了“毛毛躁躁”起来,在王莹的腿上划来划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王莹更恼火了,一把将服务生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干嘛?!”

    服务生也怒了,上来也推王莹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碰到王莹,陈冬一耳刮子就扇过来。

    陈冬刚才看得清清楚楚,这个服务生是故意把酒碰倒,接着又故意去摸王莹的腿,但他以为是这服务生sè胆包天,想吃王莹豆腐,可没想到是于飞安排的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想死是不是?!”陈冬怒声骂道。

    别说王莹是他同桌,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,陈冬一样会拔刀相助的,这也符合师父之前对他的教育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,就是要行侠仗义!

    这一巴掌抽得服务生脑瓜子都“嗡嗡”的,但他就是这个目的,立刻大叫起来:“快来人啊,有客人打人啦!”

    就像是安排好了似的,立刻有七八个人闯了进来,有服务生,也有保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谁打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酒吧、会所、KTV这种娱乐场所,服务生一般是绝对不会得罪客人的,但如果有的客人太过分了,故意闹事或者打人,场子里的保安也不是吃干饭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岂不是谁都敢放肆了?

    “就是他打我!”服务生捂着肿胀的脸,指着陈冬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顾客又怎么样,顾客也不能打人!”

    一群人一窝蜂地冲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打,别打!”王莹吓得大叫。

    陈冬却很冷静,他的眼多贼啊,一眼就看到了混在人群里的于飞,也瞬间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在自己门下打工啊!

    陈冬猛地将王莹拉到自己身后,接着抄起一个红酒瓶子,“啪”的一声砸在当先一人头上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外,那人直接就倒在了陈冬脚边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人,陈冬先来了个迎门三不顾,先用尽全力将众人撞得七零八碎之后,又是一招追魂十八腿中的三环套月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陈冬接连三脚出去,当场踢翻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招三环套月,陈冬已经练好几天了,但也确实是难,所以并不怎么熟悉,只是将他们踢翻了,并没有将他们踢晕。

    其他人又一窝蜂地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陈冬又使左右硬开门和黄莺双抱爪,这都是八极拳里“以一对多”的招式,当场又“砰砰砰”击退几个人。

    但要以一对多,威力势必不足,人群又冲上来。

    陈冬凭借先下手为强占了先机,但要真的车轮战打下去,遭殃的肯定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,这间场子是自己旗下的,根本没有必要和一群底层工作人员拼命!

    趁着混乱,陈冬一把将于飞抓过来,知道主谋肯定是这家伙,其他人也都听这家伙的。

    抓到于飞,陈冬二话不说,按着于飞的脑袋就朝茶几撞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大滩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陈冬又连撞了几下,整块玻璃茶几直接都碎掉了,连带酒水、蛋糕哗啦啦地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这些底层工作人员哪见过这么狠的人啊,当场都傻眼了,一个敢上来的都没。

    沉寂之中,满脸鲜血的于飞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:“快叫任经理来啊!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任经理!任经理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